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 第99章 爱之性幻想17

第99章 爱之性幻想17

贾丝敏眼神质疑地盯着她:“甄小姐,你说中文,名字也是中文。但你的长相和轮廓,比东方人明显很多。我猜,你身份是假的,名字是假的。你该不会是欧洲的”

甄爱听着,脸色平静得滴水不漏。

却听贾丝敏突发奇想:“你是间谍!”

甄爱:

她淡淡道:“你的想象力真丰富。”

“SA不会杀人。是你在害他是不是?你为什么要害他?”

贾丝敏完全混乱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推测是否有依据。但她的怒气无处发泄,她必须找出甄爱的可疑点,必须阻止他们在一起。

她完全不管她的怀疑究竟合不合理。不过,她倒是在不经意间猜对了一些事情。

甄爱不知道她的想法,奇怪地打量了她一下,才平常地解释:“我不会害他。”

“你知道吗?因为案情恶劣,警方担心模仿犯罪,并没有把案件情况公之于众,但死者家属失去了耐心,已经寻求媒体,对警方施压了。现在报纸都在用‘性虐变态’称呼这个杀手,斥责警方无力。我们真该庆幸,在这个国家,还有隐私权这一说。

警方为保护嫌疑者隐私,即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没有向媒体透露言溯是他们的怀疑对象。要不然,他就完了。”

“可一天又一天,知道言溯是怀疑对象的人会越来越多,现在连我都听说了。谁知道警察里会不会有人向媒体透露这个信息?”

贾丝敏越说越咄咄逼人,

“把SAYAN的名字和奸杀女人,虐待女童的性虐变态牵扯到一起,你看着不会心疼吗?”

甄爱脸色微白,她早料到事态会越来越严重,但她只想当一只鸵鸟。

心疼吗?

她当然心疼,他是FBI和CIA的特别顾问,那么多年单纯地学习,正直地生活。那么执着而努力,那么寂静又沉默,不争锋不招摇地维护他心里的公平与正义。

没人知晓,他也觉得没关系。

他做过的一切不为人知,可他犯的“错”却会让他闻名于世、声名狼藉。

大家不会知道他付出多少,不会知道他其实是个多么认真单纯又正派的男人,而是会把他和历史上那些恶心倒胃口的变态,诸如绿河杀手英国屠夫山姆之子十二宫杀手混为一谈。

她怎么会不心疼?

可是,虽然她暗暗知道这一切和自己有关,但,她还是选择相信他,相信他有能力渡过难关,有能力除掉他们之间的阻碍。

她相信他,不容置疑。

甄爱波澜不惊地看她:“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你想的什么间谍,他的幸运和厄运,我都会陪他一起度过。同样,他也会这样对我。”

“你”贾丝敏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这女人哪里来的底气,竟说出这种话。

可偏偏是这一句话,把她的冠冕堂皇拆卸得支离破碎。

她也知道自己头脑发热了,她并不知道言溯遭遇的一切确实和甄爱有关系,她只以为甄爱或许内心比较脆弱,被她吓唬就会害怕。

可没想在甄爱面前,反而暴露了她自己不可理喻的姿态。她气得七窍生烟,跟小孩子吵架似的恶毒咒怨:“甄爱,你是个倒霉鬼,谁遇到你都倒霉。他活了快24年都没事,一遇到你就总出意外。不停地受重伤,不停地被人怀疑!都是你这个倒霉鬼。”

她越说越控制不住,眼珠子凶恶得都快瞪出来,“为什么你总是一个人?你的朋友呢?家人呢?该不会是都死了吧?”她看见甄爱的脸色白了一度,知道猜对了,更加张狂,

“和你住过的室友死了,你在银行遇见的人都死了,和你在silverland岛上待过的人全死了。你的家人也都死了吧?呵,你知道吗?你就是中国人说的那种,天生会把身边的人克死的贱女人!你要是和SA结婚,你会把他也害死。不,现在他就要被你害死了!”

甄爱脸色惨白,愕然地看着她。

她和人交往少,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如此汹涌的恶意。她不太明白,很是茫然,脑子里转了一遍贾丝敏说的话,摇摇头,认真地说:

“SA他不在乎,他说,他只想和我在一起。”

说完,又呆呆地补充一句,“你说我是倒霉鬼,这些话没有科学依据,不合逻辑。我觉得,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和他开心地在一起就好了。”

贾丝敏差点儿给她气死,这人怎么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也不知她神经怎么搭的,说话总不在一个频道上。

她快疯了:“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怎么这么自私?”

甄爱把手背在身后,默默揪手指,顿了一秒,很坦然地说:“我本来就自私啊。”末了,不以为然,“我不像SA,我本来就不高尚。而且,他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子。”

最后一句话带了丝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骄傲。

不管她是幸运星还是倒霉鬼,他都不介意,他都喜欢。

这一点,她很清楚,骄傲地清楚着。

为什么SA要喜欢这个女人?还和她结婚?为什么他不是永远一个人?她知道SA不会喜欢她,但这样,她至少因为家庭的联系,会是这个世界上和他最有牵连的女人。

贾丝敏嫉妒得要死,却分毫不让:“他一定会抛弃你的,你们不会有幸福。我太了解SA了,像他这样的男人,没有女人配得上他,他的心永远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他对你的喜欢都不会久过他家里的书。”

甄爱回了一句:“你没我了解他。”

“你!”贾丝敏只觉每次和她说话都要把自己气死,狠狠瞪她几秒,转身忿忿下楼去了。

这就走了?

甄爱诧异地看她离开,慢吞吞走回房间。

进去后关上门,扶着门把手,忽然定住了。她盯着虚空,一动不动。其实很清楚现在的状况,其实很担心,可是

她深深低着头,弯弯唇角,有些悲伤,近乎任性地自言自语,声音小得像蚊子:“我不管,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这时,手中的门把手忽的往下一转。

甄爱一惊,那边像是有什么感应,动作缓了一下,门轻轻推开。她瞬间调整了情绪,下一秒,言溯清俊如画的眉眼进入视线,他原本神色淡淡,看她的瞬间就染上了只对她才有的温柔,自然地搭讪:“给我开门?”

“是啊。”她巧笑倩然,挽住他的手,“阿溯,我听艾丽卡说了好多你小时候的事,好可爱。”

“是吗?”他寻味地瞥她一眼,“我倒不希望将来我们的孩子有像我那样的小时候。”

甄爱没有羞,心里却咯噔地疼,更紧地搂住他的手臂,在他手背上画圈圈,安慰地撒娇:“可是阿溯,我觉得现在的你,很好。”

言溯沉默了半晌,认真地自我反省:“我太孤僻了。”

甄爱应激性地想宽慰他,违心地说:“哪有?你哪里孤僻了,你一点儿都不孤僻。”

言溯点点头,仿佛获得了认同,变回一幅毫无自知之明的样子:“其实我也不觉得我孤僻,但大家都这么说。”

甄爱:呃,其实,你真的很孤僻了。

就是这无语的一个眼神,言溯笑她:“噢,撒谎了吧?”

甄爱:这种时候还有心情给她设套

他不经意搂住她的腰,带着温柔的憧憬缓缓道:“Ai,等将来我们有了孩子,我认为,他会有温馨恩爱的爸爸妈妈,他会健康快乐地成长,他会过得很幸福。”

甄爱感动又唏嘘,问:“阿溯,你是不是觉得童年很遗憾?”

他摇摇头,很坦然:“那倒也没有。毕竟,好,或不好,都有它的意义,都算是人生途中合理而珍贵的记录。”

所以他才始终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吧?

甄爱深深震撼了,蓦然想起小时候去教堂唱诗,圣经里有一句话可不正说的言溯

“他像立在溪水旁的一棵树,按时令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那样自然而然,随着季节变换,时空变迁,按着人生的时令做着他该做的事。不迷茫,不彷徨,永远淡定从容。

听上去那么简单,做上去那么难。

她微笑点头:“好,就像你说的。以后,我们的小孩要有很幸福的家。我们一起。”

他很满意她的认同,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吻完忽的想起什么,手臂移到她臀下,稍一用力,把她抱起来放在大理石长桌上。甄爱骤然腾空,吓一跳:“你干嘛?”

“检查你受伤了没。”他不由分说把她的裙子掀到腰际,十分熟练地拉下里面的小裤。

一连串动作,不过5秒。

甄爱又急又羞地拦他:“别闹。”

话音没落,言溯已经掰开她的双腿,探头去看,清俊的脸上竟还摆着一副拧眉钻研的表情。

甄爱急的要挣脱,他却突然直起身来,若有所思。

她落了一口气,以为他要作罢,没想他自言自语说:“光线太暗了。”说完,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去床上。

甄爱差点要疯了,她这样上衣完好,赤条着下身,她会被活活羞死的。

她脸颊发烫,拼命乱扭,很不配合地低声叫:“我没事,你别看了。叫你别看了。”

“别动!”他认真地命令,双手摁住了她的腿根。

有些红肿,但没有外伤。长指探下去,外边那层膜有新鲜的破裂伤痕,除此之外其他地方没有伤处。

他不知在想什么,凑过去,轻轻吹了吹。

下面凉丝丝的麻麻的感觉直抵心尖,甄爱一惊,条件反射地并拢双腿,从床上蹦起来,血红着脸色瞪他:“你干嘛?”

言溯从她腿间抬起头来,目光清澈又赤诚:“我怕你疼,给你呼呼。”

甄爱一愣,讶住,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问:“你哪里学来的?”

“我跟你说过,我是个天才。”他气定神闲地回答,却带着一贯的倨傲。

甄爱噗嗤笑出声。

昨天,她也是在被他抛入云端后,软倒在他怀里。她鬓发汗湿,红着脸在他胸口嘤咛:“阿溯,刚才那些,你从哪里知道的?”

他嗓音干涩,却还是那么骄傲:“我跟你说过,我是个天才。”

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求婚、做爱、各种做爱像做梦一样。没人教过他,他真是个天才。

言溯原准备给甄爱穿上裤子,可刚才那一幕持续在他脑海里漂浮,粉粉嫩嫩的,很美

他忽然好想……

没想完,手已轻车熟路地伸了进去。

“呀!”甄爱浑身一颤,猛地抓住他的手臂,脸上着了火,惊惊地看他。

可他并未停歇。

第二天早晨,甄爱蒙蒙醒来,脸上有一抹懒洋洋的暖,似有淡淡的阳光在跳跃,耳旁是言溯均匀而有力的心跳声。

她缓缓睁开眼睛,阳光和他都在。

胸腔瞬间被暖暖的幸福填满,幸福得快要被融化了。

他的睡颜还是那么静谧而安然,美得像一幅画。

薄纱窗帘外,是海边一夏,阳光热烈又灿烂。隐约可见,葡萄架上的藤蔓随着早晨的风轻轻摇曳,多么安宁又温馨的夏天早晨!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年,每一时每一刻,都会这样。然后,就变老了。

她缩在他怀里吃吃地笑,轻轻捂住大大弯起的唇角。

快乐的笑声吵醒了身旁的他,要知道他有极重的起床气,自然得借着这个由头从他柔柔嫩嫩的准新娘那里寻找安抚,起床的时间磨磨蹭蹭,连带着一拖再拖。

出房门才发现错过了早餐时间,甄爱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家里今天有活动,请附近的邻居们吃早午餐,倒是让他们俩给赶上了。

言溯不爱交际,也不和人打招呼,只带着甄爱坐在角落。

相安无事。

早午餐结束后,艾丽卡过来和海丽说,贾丝敏不见了,大家到处找不见她。

仆人们寻思最后一次见贾丝敏,是今天拂晓,她端着杯红酒进卧室。在那之后,竟没人再见过她。

海丽诧异,带众人去她房间,依然没人:“这孩子,又跑哪儿去了?”

言溯立在一旁,目光凌厉往卧室扫了一圈,手机在床头,被子没叠隐约有红酒渍,酒杯却没见,窗户松散地关着,窗帘没拉。

他微微拧眉,道:“报警吧,她被绑架了。”

“什么?”海丽惊愕。

言溯却突然没了反应。说出那句话的瞬间,他脑子里猛地划过一个不祥的念头,却不是关于贾丝敏。

他心一沉,蓦地回头看,家里的人都跟过来了,她却还没有。

她当时走在最后边,偷偷抠他的手心,声音小小软软的,有点儿娇:“阿溯,你先和海丽去找贾丝敏,我去下洗手间。”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拨开人群就冲了出去。

甄爱走出来,立在欧式洗手台前冲手,低着头,却隐隐觉得镜子里有什么晃了一下。

她尚来不及抬眸,就听背后有人嗓音性感,带了一丝标志性的轻佻和傲慢:

“Hi!”

甄爱心中大骇,身子猛地一僵,双手凝滞在半空中,哗哗的流水如珍珠般从她白皙的指缝冲刷而过。她浑身冰凉,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抬起目光,望住镜中的那个男人。

他有着非常深邃而深刻的五官,身子很高,散漫地双手插兜,斜倚着墙壁。见她惊怔的眼神终于在镜子里和他的交汇,他手肘一抵,从墙边站直了身子,眼眸幽幽,唇角带了一挑淡笑:

“Hi,LittleC.”

喜欢亲爱的阿基米德请大家收藏:(www.17xs.net)亲爱的阿基米德17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

猜你喜欢: 盛世星途安然时光顾隐婚小娇妻:霆爷,请低调!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空间]重生80年代当老牛遇见嫩草每日一表白放下那个汉子穿越之轻松当军嫂北斗心跳怦怦怦超真实桌游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白月光求生记(快穿)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末世重生之至尊女强人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快穿]不够!还要!重生之名门独宠时光和你我都要玄学大师的佛系日常爱到情深,陆先生我要离婚!我与影帝谈恋爱隐婚甜蜜蜜:总裁,宠上瘾
完本推荐: 蜀山全文阅读重生复仇:腹黑嫡女全文阅读炮灰姐姐逆袭记全文阅读古代逆袭攻略全文阅读闹婚之宠妻如命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红楼之庶子风流全文阅读农门冲喜小娘子全文阅读仙源农场全文阅读女皇陛下的绝色男妃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婚权独占全文阅读穿梭时空的商人全文阅读名门逼婚全文阅读重生之医品嫡女全文阅读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全文阅读非常猎人全文阅读鬼医郡王妃全文阅读天道至尊驱魔师全文阅读重生乱世有空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美食供应商来自未来的神探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抗日之全能兵王大医凌然修神外传仙界篇十绝山绝地英雄王者归来权倾南北纨绔天医长生十万年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大楚怀王回流大时代绝世武魂捡漏擦掉的灰尘剑域神王沧海神剑乡村小神医不灭战神诡三国逆天小农民明天下王者风暴统计大明天道宠儿开黑店金色绿茵超级小医生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移动版 - 17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