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 第95章 爱之性幻想13

第95章 爱之性幻想13

众所周知,FBI和CIA极度不和睦,甚至到了互相安插间谍的地步。

做大事,这两个部门各有各的办事方法和主张,协调起来都想当老大,各持己见鸡飞狗跳。因为两方对抗而不合,给元首性命国土安全带来的危机不在少数。

做小事,FBI认为CIA特工是眼睛长在脑袋上,目中无人的自诩知识分子;CIA认为FBI特工是爱管闲事,刻板霸道的警察。

尤其在此刻。

甄爱站在走廊的转角,望一眼玻璃窗那边争执的两拨人,低头继续冲咖啡。

她之前答应配合调查,是为了和言溯一起回警局。

关于实验室,她不用提及,CIA马上会介入阻止FBI调查。关于苏琪,现场的物证被改变,她还没想好怎么说才可信。

刚才到警署,言溯才扶着甄爱下车,就看到哥哥斯宾塞范德比尔特,身后跟着整个律师团。斯宾塞没说话,礼貌又克己地对甄爱点了一下头。

律师团的人过来提醒言溯:“不要对警察说任何话。”

这简直就是废话,但面对他多余的提醒,言溯并没有像往常无视加奚落,而是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甄爱问:“你们可以保释他吗?”

“保释?”律师眼中闪过精明的光,“不要被警察吓到,他们没有逮捕令。SA并没被逮捕,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他可以任何时候去任何地方。警方是在给他心理施压,想请他回来录口供。如果SA先生想追究,我们可以起诉。”

甄爱一愣,她一时着急,竟忽视了这一点。

难怪言溯说今天不会误了晚餐。

当时莱斯听了,脸色阴沉:“我们会尽快申请禁制令。言先生,近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尝试出国。”

言溯疑似抬杠:“那我一定要在禁制令下来之前溜出去。”

莱斯脸都黑了。

等到后来询问甄爱,她也耍赖:“我想保持沉默。”莱斯差点儿没给气死。他试图用各种方式让甄爱开口,但很快CIA的人来了。他简直不知碰了什么瘟神。

然后两拨人争执了十几分钟,直到现在。

甄爱端着咖啡和言溯坐在一起。

“我真没想到你哥哥会来。我以为你至少会先配合调查,给他们录口供呢。”

言溯漫不经心看一眼手表:“会的,但不是现在。”

他有很重要的事,暂时不想配合警方。

而且苏琪死了,即使把发生的事和盘托出,也抓不到背后的神秘人。且他的话不一定被相信。

反正已经被怀疑,配合或是不配合,唯一区别是怀疑的程度。

这一点,言溯并不在乎。

CIA和FBI工作人员终于达成一致出来,每拨人脸色都不好。

斯宾塞过来叫了言溯去一旁交谈。

甄爱看见了便装的安妮,以言溯的嫂子出现,并没有以工作的身份和警察交涉。

安妮捧着一杯咖啡走来,和甄爱隔了一个椅子坐下,看上去像两个不熟的人。她捧着杯子,声音很低:“苏琪资源太多,才弄出这种局面。但欧文为什么和你失去联系了?”

甄爱摇头。

安妮抿着咖啡杯:“苏琪把信息往外界输送过,你的身份暴露了。这也是为什么,你走到哪儿,组织的人就能追到哪儿。”

甄爱不做声。

“CIA内部知道你身份的人寥寥无几,我们最近对这些人做调查,结果显示没问题。但根据痕迹调查苏琪还有同伙,我们怀疑在FBI。这是我们暂时无法控制的。所以为了你的安全,我建议你再次换身份。”

安妮停了一下,“彻底和这次你认识的所有人划掉联系,包括我。”

甄爱心中一骇,紧紧握着马克杯,指甲发白。她一声不吭,可身体语言非常明显:不要!

安妮表情冷漠:“恕我直言,你没有选择。”

甄爱低头盯着手心的咖啡色,情绪反弹地冷硬道:“不!”

安妮记忆里,甄爱从来服从命令,还没见过她如此强硬。她愣一下,收势了,扭头看向另一端,言溯和斯宾塞,同样的高高瘦瘦,立着低声谈话。

甄爱听她不言语,也抬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她的言溯还是习惯性地双手插兜,侧脸平静又安逸,只是白衬衫上有淡淡的血渍。

两个女人望着各自爱的男人,或温柔,或静默。

“斯宾塞是纽约州最年轻的参议员。”安妮唇角弯起一抹微笑,“他真的很棒。天知道我有多爱他因为爱他,所以爱他的家族。所以希望他的弟弟,SA能好好的。”

甄爱默然。

安妮:“不管是从姐姐的角度,还是从我丈夫家族名誉的角度,我都希望SA能像以前那样,生活得单纯又平安,干干净净的。”

甄爱轻声:“他一直都是这样,他一直都很干净。”

安妮笑了笑:“正因为如此,这样纯粹的孩子被冤枉抹黑,才叫人格外心疼,不是吗?”

甄爱一怔,脸色发白。

安妮继续:“他很幸运,出生在这个讲证据的国家,还有强大的家族支撑,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因为没做的事入狱,纵使有一天,陷害他的人把他弄得声名狼藉。”

甄爱清丽的脸又白了一度,声音不像是自己的,很虚:“SA他不在乎。”

“我相信他不在乎;但我惊讶,你竟也不在乎你会给他带来的灾难和厄运。”安妮直言不讳的一句话让甄爱的脸又红了,“知道吗,SA的家族有无数像他一样的科学家,像你一样的科研者,还有更多像斯宾塞一样的从政者。家族太庞大了,所有人的名誉就息息相关。”

安妮扭头看她:“SA的确不在乎自己的声誉,但他一定会对家族其他正直生活努力工作的人心存内疚。”

甄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攥着杯子,脑子里空白一片,想被扔在了空茫茫的冰天雪地里,不知所措,没有方向。

安妮望着言溯的白衬衫,意味深长道:“你看,他又受伤了。”

甄爱心里悲凉,却不甘心,近乎发泄地挑衅:“等现阶段的研究完成,我会终止和你们的合作,不管我和他结局怎样。”仿佛这样就能争气了。

安妮明显不信,淡淡道:“可我认为,你不会放着你妈妈留下的烂摊子不管。”

甄爱梗住,大感挫败。

刚才的较劲和闹脾气其实无理取闹,安妮说的本来就对,可她现在好想变成不明事理任性胡闹的女孩,可她终究不是。

仿佛这一刻,儿时的驯服个性终究还是占了上风,她沉默良久:“你们又怎么能保证我下一次的安全?”

“自从你乱跑,去哥伦比亚大学听讲座后,他们就渐渐摸到你的行踪了。你应该清楚,你不是正常人,不能任性去想去的地方。”安妮说,“所以我记得在欧文之前,前一任特工刚死,你那时情绪很抵触。说”

“一辈子住在地下吗?”她面无表情地替她说了。

那时她一直深居简出,只要偶尔去人多的地方,就会出事。换了几位特工后,她深深自责,说不要人保护,永远住在地下实验室里做研究好了。

她当时不觉得这是什么艰难的事,还习以为常。可上面出于心理健康的考虑,没有把她和外界隔绝。

坐limo车回去的路上,甄爱心都是凉的,从没像此刻这么绝望。

她知道,除了欧文,很多时候还有其他人在暗中保护她。如果没有证人保护计划,她很快就会被亚瑟抓回去。现在他迟迟不动手,不过因为盯上了言溯。

或许真的到了再次换身份,从这个新世界消失的时候了。

她埋头在言溯的胸口,不肯抬脸看他,只是紧紧地把他搂住,像孩子抱着唯一的玩具。

以前,她分明觉得时光是静止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永无尽头的实验,做一只小机器人也挺好。关在实验室里,很多年后,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也算乐得其所。

一个人,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交集地活着,没有任何挂念地死去。

其实,很好,很适合她。

可现在她不想走了,她的生命里,只有他这么唯一一丝光亮,她怎么舍得放弃。光是想着再见不到他,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样。

她从来不知道孤单和寂寞是什么,可现在变了,她爱了他了。

再回去,心回不去了。

如果一个人,天天想着他,那么长的一辈子,她该怎么过得去?

但就像安妮暗示的,他带给她无尽的希望和快乐,而她带给他的是无尽的苦痛与灾难。

或许是情感上出现颠簸,理智也混乱了。她陡然觉得自己人生过得实在懵懂而冒昧。她这样的人其实一点儿都不适合言溯。他那么好,可她呢?

从小到大,她的生活圈子极其简单。没人教她正与邪,对与错。她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一度以为亚瑟他们做的事自然而正当。

有时候想多了,自己都搞不清楚。外面这个世界定义的正义和公平,就绝对正确吗?还是,每个人只不过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团结和自己立场相同的人抱成团,替自己的组织辩护发言罢了。

就像苏琪,她也算是从两个极端里走过。她究竟是对是错?

甄爱想不明白。很多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心中对好与坏的定义是什么,很多时候都没有明确的标准,只是随心去做,不想让心里难受和内疚。

可如今,她什么也没做,心里却是无法排解的难受与内疚。

忽的想起年少看曼德拉的传纪,那位自由战士被囚禁在罗本岛监狱时,说过:有时候,一些注定消逝的东西,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挽救它消失的命运,终是徒劳。

她心里,悲观的情绪在蔓延。

言溯见她情绪不对,贴近她的额头,问:“怎么了?”

她很迷茫,眼神空空地看着他:“阿溯,苏琪背后的神秘人是伯特,一定是伯特。”

他丝毫不惊讶:“我大致猜到了。”

甄爱想起伯特,又想起安妮,脑子疼得厉害:“阿溯,我不喜欢现在保护我的那些正义人士,他们总说一些让我讨厌自己、鄙视自己的话。总是让我心里,疼。”

她揪着他的手臂,说着说着语无伦次,

“我也知道说这些话很荒谬,但以前我从来没有觉得伯特的行为哪里不对。他一直都是那个和我一起长大性格鬼畜的男孩子。我甚至因为他的维护而把他当亲人。虽然我不该这么说,但在我离开组织之前,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行为而羞愧,而无地自容过。”

言溯眸光暗了,手臂下滑,紧搂住她不住颤抖的身子,想给她传递力量,可她的迷茫与惶恐像是来自心底,连声音都是抖的:“自从逃离后,我就很清楚,我是个坏人,是个恶魔。我在他们面前不敢抬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我讨厌他们!”

她眼睛里泪雾闪闪,满是惊恐,说话越来越快,完全混乱,没了任何逻辑:“阿溯,如果我只是从一个组织逃脱,进入了另一个组织?不对,我不该这么说。他们说的是对的,我刚才却和他们吵架,还说气话不肯再工作。我竟然会有这种想法?我怎么能不弥补妈妈犯的罪孽?我怎么”

“Ai,不要说了!”他见她几近失控,低头拿脸颊紧贴住她的嘴唇,“我都明白,不要说了!”

他的唇贴在她的耳边,心砰砰跳着。

他一贯沉静,此刻却因她的迷茫和动摇而微慌。

他前所未有地胡思乱想,她受欺负了;他没有保护好她;她现在很自责在自己伤害自己;他心痛得无以复加。

可一瞬间,脑子里跳出另一个荒诞的想法,她不会觉得外面的世界没有组织好,想回去了吧?

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蓦然一僵,手臂下意识地收紧,把她细细的身子摁进自己温热坚实的身躯。声音却轻:“Ai,怎么了?为什么迷茫?为什么没有信心?”

他嗓音低醇,像一把琴。

甄爱束缚在他怀里,他怎么能总是那么轻易就给她温暖,让她的委屈感弥漫上来,嗓子就哽咽了:“你为什么从不迷茫?你为什么总是那么有信心?你怎么知道你目前坚持的正确,就是正确的?”

她其实想问,你怎么知道你现在喜欢的人,就是你理想中的爱人?

可她不敢。

怕提醒了他。

言溯悬着的心缓缓落下,之前被莱斯怀疑他都不着急,现在倒是体验了一把囚犯入狱又被释放的感觉。

她被他箍得太紧,呼吸有些乱,却不愿像往常那样挣挣开,反是树袋熊抱树枝一样牢牢环住他的腰。

他任由她往他心里钻,隔了半秒,吻住她的头发:

“Ai,我坚持心中的正确,但不认为它是绝对的。每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标尺。当你的思想和别人碰撞摩擦时,如果不懂得守护自己的本心,就会动摇。我不跟随任何人,也不依附任何势力;或许因为这样,才始终坚定。

但,你想问的不是这个吧?”

他稍微松开她,突然把她抱到腿上,大大的手掌捧住她的脸,手心温暖,眼神清澈,直直看进她心里,

“Ai,请你相信我的眼光,尤其是我看女人的眼光。”

甄爱心里平静地震撼着,小小的脸在他的巴掌里,静静盯着他。

他微微低头,额头抵住她的额头:“Ai,我希望你以后能做你想做的事。

如果你觉得现在的工作你其实喜欢,就抛开你施加给它的情感,或负疚,或重担,把它当做单纯的工作来做。你要是选择这条路,我愿意和你一起改变身份;

如果你厌倦了它,也请你放下所有的包袱,轻轻松松地跟我走。不需要证人保护,我保护你。我们先取道古巴,然后环游世界去。你要是怕有谁认出我,会伤害我,我不介意毁掉现在的容貌。”

甄爱心中大震,他什么时候自顾自地下了这么重大的决定?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他很坦然,第一次说爱。

很多问题不必问了,他已经给了最可靠的答案。

喜欢亲爱的阿基米德请大家收藏:(www.17xs.net)亲爱的阿基米德17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

猜你喜欢: 综穿之逆袭吧,男配放下那个汉子[空间]重生80年代重生之名门独宠千万不要和妖怪做朋友每天都有食材在教我怎么做饭超级大神重生之1976婚后霸占娇妻快穿之万人迷这女主角我不当了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大佬的娱乐圈女神第二十八年春倩女有婚当军嫂的那些事儿左不过高冷罢了先婚后爱之睿少溺宠妻我与影帝谈恋爱[综]暖喵妮娜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我比总裁更霸道[系统]
完本推荐: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绝色病王诱哑妃全文阅读超品奇才全文阅读盛世妖颜全文阅读一品农家妻全文阅读鬼医郡王妃全文阅读调教大隋全文阅读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全文阅读名门逼婚全文阅读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妃全文阅读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仙源农场全文阅读薄少的野蛮小娇妻全文阅读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全文阅读萌宝甜妻,总裁难招架全文阅读一女御皇全文阅读极品仙师全文阅读我真有个首富老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绝世废少脑中帝国贴身兵王俏总裁神级透视驸马要上天纨绔天医抠神怪力萝莉修仙记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领主之兵伐天下教练是怎样炼成的无敌升级王快穿我呸三国之弃子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明天下超品命师沧海神剑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擦掉的灰尘从现在开始当渣男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重生校园做学霸超脑太监大楚怀王叶安金色绿茵从变形金刚开始道界天下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移动版 - 17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