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 第78章 糖果屋历险记15

第78章 糖果屋历险记15

枪声很远,在西方的某座附堡。

很清脆的一声,仿佛在宣告,小打小闹的游戏结束,现在开始真枪实弹的杀戮。

言溯和甄爱各自在心里猜想,却很长时间内都静静的,没有说话。

甄爱感觉她怀抱里的男人冷了下来,她知道,他想出去了。

自身的伤痛和她的安全,压抑了他那么久,可他还是不能坐在这里等着外面的人一个个死去。她知道迟早拦不住他,下意识揽紧他宽阔的肩膀,竭力轻松地岔开话题:“你说,死的人会是谁?”

“律师。”言溯摁着她的手,声音略低。

甄爱试图舒缓他的抑郁,明知故问:“难道他是组织打算清扫掉的叛徒?”

他模糊地“嗯”一声,没有别的反应,她便知徒劳。

对这个一根筋的男人来说,谋杀本身即是恶,并不会因为受害者是坏人而减轻半分。生命本就不可掠夺,并不会因为他是坏人而变得正当。

她沉默半晌,又问:“那你知道谁是警察吗?”

言溯抬起眼眸,似乎想到了什么,半晌才缓缓回答:“作家,幼师。”

心里早起了别的心思,他去找亚瑟,作家去拖住组织派来的杀手,留下时间让幼师带着甄爱等其他幸存者离开。至少,先让女人们离开这座岛。

甄爱不知他心里的盘算,歪头问他:“你怎么看出来的?”

言溯这次微微笑了,侧头看住她:“记得第一次见面,我是怎么看出他是作家的吗?”

甄爱当然记得:“你说他颈椎腰椎不好,随手带笔记本,不善交际,衣服还邋遢。”

“你记得倒清楚。”言溯唇角一弯,无疑很喜欢。

他解释:“人都是有骄傲和自尊心的,年轻的男人尤其如此。所以,从社会心理和人际交往的角度来看,他的颈椎腰椎不好,这是身体的弱势。在社交场合,他应该会极力掩饰,表现出健康的姿态,而非频繁地揉捏,告诉全世界:你看啊,我颈椎不好。”

他道,“相信我,年轻男子的骄傲绝不会让他在外人面前展露出弱势的一面。”

为什么这句话像在说此刻的言溯?

甄爱心疼,脸上却是恍然大悟的配合:“这么说,他是推测出了作家这个职业的显著特征,然后按照这些入戏,却忘了考虑心理因素。”

她看他,“阿溯,你好厉害。”

言溯挑眉:“你今天说了很多遍了。”

甄爱不忘认真调侃:“不是啊,我的意思是,你这次居然会从人际交往的角度看问题。好稀有!”

言溯:“不过,即使是这样,你怎么就确定他是警察?”

言溯答:“他的上衣没有胸口口袋,可他好几次做完记录都习惯性地把记录本往胸口放,这是警察的惯性动作。另外,在游轮上,他表现得不善交际;可在城堡里,他总是最先表现出找人、怜悯、劝架的姿态,这是他做警察的天性和良心。在这一点上,幼师和他相同。”

甄爱心服口服,还要继续问。

言溯忽然打住,仿佛这次,他很赶时间,没有心思再满足她无休止的好奇心了。

他岔开话题:“Ai,我估计作家上岛之前就报警了。警察马上会来,可组织的人,看样子是要在那之前杀了这里的人。我们坐船离开吧。”

“好啊。”她立刻起身,又弯腰扶他。

言溯摁住她的手:“等一下,我们带上其他人一起走。”

甄爱掩饰住心里的咯噔:“嗯,我们去找大家。”

“我去找,你留下。”言溯缓缓起身站直,脸色依旧苍白,俯视着她。

房间里一片沉寂,两人在好几秒内都没有说话。

他看住她清丽的脸,心头一动,抬手去抚,低声道:“等我,我很快回来。”

甄爱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心里钝钝的痛,却没有揭穿,也没有反驳,小声问:“在这儿等你?”

他拉她的手:“去我的房间。别人不会以为你在那儿。”

甄爱不语,他还真会利用人的惯性思维。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别人也不会想到,她待在一开始他就没有住进去的空房间里。那她至少可以等到四五十分钟后警方上岸搜索城堡。

任何时候,他都为她做好了打算。

她不想阻止他去做他想做的事,也不想任性地坚持同去,给他造成心理负担。

在他内心煎熬左右为难的时候,她才不要委屈又担心地:不要去,让我和你一起去,不管怎样,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她不想说这些话。

所以,她没有拒绝,仰头微笑:“好。”

言溯这才再次笑了,拇指在她柔柔的脸颊上摩挲。

他就知道,他们的想法是最契合的。他真喜欢她这样的个性。情浓时,温柔依赖;遇事时,干净利落。爱得没有任何负担。

言溯拿起风衣,心有所思;甄爱就已过来,从他手中接过,帮他穿衣。剪裁合身的风衣一溜地窜上身,她替他理好领口,又拂了拂肩上的褶皱,弄得衬直笔挺的。

他的目光始终笼在她安然的脸上,静静看着,末了,重重握住她的手,有些艰难:“Ai,对不起,我”

“我知道。”她仰头,笑望着他,“阿溯,我们都很清楚,你不是那种为了个人情感就置他人生命于不顾的人。你也不是能对杀戮视而不见置之不理的人。看着清高骄傲,其实真爱多管闲事。”她瘪瘪嘴,又忍不住笑,“可正是这样的你,我觉得很好。”

要不是他的多管闲事,江心死的那天,他就不会亲自和欧文一起赶去她的学校。那后来的他们俩,或许就不会有交集。哪会像现在,发展出那么多的故事?

甄爱定定看住他:“阿溯,我不认为男女之情是生活的全部,也不希望因为我们在一起,反而牵绊你,让你割舍心中其他重要的思想和情感。所以,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说完,她在他手心抠了抠,“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言溯低下头,轻轻抵住她的额头,鼻翼碰着她的鼻尖,缓缓地蹭蹭,来回摩挲。她的眼睛乌漆漆的,很干净,一眼看到内心。

他不知道,在她的眼里,他的眼神是否像他此刻的心灵那么纯粹而虔诚:“Ai,我这一生只吻过一个女孩,我想带她回家,然后,剩下的一辈子,都在一起。”

这是一句质朴的承诺。

甄爱眼睛泛酸,却固执地睁着,眨了眨,咧嘴笑:“我批准啦!”

他也笑了,牵住她。

出门去,走廊上空落落的,房门紧闭,一个人影都没有。

言溯握着甄爱的手,很紧,一路脚步沉稳,把她送到他的房间。锁上门,进屋看了一圈,没有任何异样。

他这才退到门口,扶住她的肩膀,眼中千言万语,仿佛生离死别,最终只有一句:“勇敢的好姑娘,替我保护你自己。”

甄爱心一酸,笑容却依旧灿烂,轻松地反问:“我哪会有事?”

言溯不置可否地弯弯唇角,深深看她,终于转身离开。他没有告诉她,那声枪响是有人在召唤。面前是一场阴谋,他却不得不去。

他还在伤痛中,转头的侧脸那样的惨白。甄爱心里再次咯噔。

“阿溯。”她扶着门,轻声唤他。

他回眸,俊颜如画。

她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我等你哦!”

他微微一愣,继而笑了,抬手对她招了招,再度离去。

甄爱含着笑一直看他消失在转角,才收敛了表情,关上门。半秒之后,开门出来,走去自己的房间,翻出之前换下的衣服,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针剂。

这是没被关进冰窖前,她从7号堡的实验室里拿出来的。

她面色平静地敲开小玻璃瓶,拿注射器吸满,扎进右手手腕。细细的活塞一点一点地往下推,她面色平静如水。

言溯的想法,她很清楚。说什么要带大家一起走,其实是大家一起走,他留下。

言溯一定是先找作家和幼师了,让作家去对付杀手,幼师带着其他人离开。可甄爱莫名担心,作家真的对付得了杀手吗?

既然是组织的人,她不想坐在这里等。

做好一切,甄爱出去找人。可才走没几步,听见某个房间里传来极轻的一声“啾”,她听力好,这是消音枪的声音。

刚才一声明枪,这次一声消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甄爱心里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想立刻去追言溯,却又忍不住大着胆子走到那扇门前,轻轻敲了敲。她想验证心中的猜测是否正确。

半晌后,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律师立在门口,露出半张脸,眼神惊悚地盯着她,幽灵一般。

甄爱的心一凉,律师在这里,那刚才一声枪响,死的人不是律师!

她想马上去追言溯,可发觉面前律师的眼睛涣散得吓人,露出的半张脸是青白的石灰色。

她抬手,轻轻推了一下门。

这下子,律师的另外半张脸显露出来,另一边的眼洞已经空了,鲜血从空荡荡的眼窝里流下来,布满整张脸。

开门的动作撞到了律师的身体,他呆直着半只眼神,笔挺挺地倒下去。

他死了,就在刚才。

这么说,屋子里

甄爱指尖稍一用力,门缓缓推开,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的眼睛。

枪口后边,演员的脸浓妆艳抹,笑盈盈地看着她。

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甄爱看了她半秒,迎着枪口走进去,淡定自若地背身关上门。

演员脸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你不怕我?”

甄爱从律师的尸体上跨过去,走向窗边:“我为什么要怕你?”

“我有枪!”

“可惜你不敢杀我。”

演员憋着气,说不出话来。她对甄爱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话很少,只会跟在逻辑学家身边,毫无存在感的柔弱小女孩身上。

她举着枪,甄爱却毫不在意地拿背对她,走过去拉窗帘,白色的天光开闸般倾泻进来。暴风雨已经停了,早上六点多,天青色的空中覆着厚厚的云层,像她此刻不定的情绪。

演员眯了眼,从后面打量甄爱。

她换了一身白色的呢子外套水洗牛仔裤,有一种奇异的清新。海风从外边吹进来,外套贴着身子,在腰间上留下纤细的线条。这样的女人看上去真是柔弱。

或许这就是男人们喜欢的?

因为这样的女人容易唤起男人蹂躏的欲望,所以A先生才对她呵护有加恋恋不忘?

还是,她只是表面清纯淡雅,在A先生的床上却行为风浪?

演员心中鄙夷,手枪一转,收了回来:“你看出我是组织里的了?”

“嗯。”甄爱回身靠着窗户,“那天在餐厅你抱言溯的蜡像,我不准,你当时准备回嘴,却突然定住。我猜,那时你认出我了。”

演员脸上划过一丝惊讶,被她说中了,心里却不服气自己演技不行。

甄爱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瞟一眼地上的律师,问:“刚才那声枪响,谁死了?”

演员不太喜欢她这样淡定问话的态度,但也不敢拿她怎么样,想了想,眼珠一转,“幼师,我杀了她。”

甄爱一眼看穿:“你不会,亚瑟一定交待过你,不许杀警察。”

演员脸色一凝:“你怎么知道?”而且第一次听到有人直接叫A先生的名字,她真不习惯。

“这里是我的家,他不会希望警察过来封掉这里。”甄爱平平静静说着,却并不觉得荣幸。

可演员天生的攀比心理作祟,把她这话当做了炫耀,阴阳怪气地哼一声:“C小姐,你还真是了解他。”

多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甄爱反应不过来,隔了几秒才问:“你叫什么名字?”

“Thera席拉。”

甄爱:“这是你的代号?”

组织里等级森严,除了数不清的数字代号,还有各种地理植物天文等专有名词代号,当然最高的是希腊字母代号和英文字母代号。

甄爱听到她的名字,理所当然地想成圣托里尼岛的古名Thera岛,以为她是用地点做代号的成员。

席拉明显不悦,冷冷道:“我的代号是T。”

甄爱抬眸看她,她还在组织的时候,代号T是个叫Tanya的泰国女人,估计是死了被替换了。

席拉许是看出了甄爱的想法,道:“我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的。”

甄爱淡淡的:“加油。”

席拉脸色一僵,可对面的甄爱似乎漫不经心,倚着窗子,背着光。脸颊粉白粉白,看上去散着透明的荧光,像某种稀世的玉;眼睛黑漆漆的,很深很静,能勾魂似的。

席拉心里不悦,却忽而一笑:“我当然不像C小姐,是组织里所有女人的羡慕。”

甄爱微微敛瞳,不理解她说的话。

席拉笑着,眼睛却很冷:“说实话,除了漂亮一点,柔弱一点,真看不出你有什么本事。在我看来,你其实挺没用的。哼,我们出生入死地挤位置,却永远到不了你的高度。没办法,不如你命好,有A先生的喜欢,就能高高在上。”

甄爱漠漠的,无法接话。她意兴阑珊,望向窗外,半晌才问:“他,来了吗?”

席拉:“没有。”

甄爱回眸看她,质疑:“为什么模特死得那么惨?”言溯心疼她,所以不说,但她猜得到,模特的惨死和她脱不了关系。

席拉再度皱了眉,她真讨厌面前这个女孩突如其来的自信,看上去像霸着男人的宠爱为所欲为的刁蛮公主。凭什么她就认为模特的惨死是A先生为她出气?

席拉转转眼珠,笑:“我来这儿之前,A先生命令过,谁要是伤害你,就用同样的方式回报过去。”

的确是令人信服的理由。

但甄爱并不信,模特死时她就察觉了异样,而言溯的反应更让她确定,组织里的杀手不止一个,另一个很可能是亚瑟自己。

她蹙了眉,低低地自言自语:“不用撒谎了,我知道亚瑟在这里。我感觉到了,他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盯着我。”

席拉哼出一声笑:“你以为你对他有感应?”

甄爱没理会她的反讽,而是轻轻动了动手指,刚刚打进去的针开始起作用了,她已没必要再和她闲聊。她直奔主题:“刚才那一枪其实没有杀死人吧?”

席拉扬起半边眉毛:“C小姐真聪明。”停了半晌,又起了刻毒的心思,她真想看甄爱那平静淡漠的脸上露出哪怕一丝慌张的情绪,遂挑拨道,“枪声是我的同伴故意引他出去的,为了杀掉他。”

甄爱静默看她,逆着光,没有表情。

席拉以为惹怒了她,嘻笑:“C小姐,想去救喜欢你的那个男人吗?”她手指一转,枪在飞旋,“但我的任务是绑你离开,你想走,还要先过我这一关。”

甄爱还是没说话。

席拉歪头,咬着浓妆的红唇,笑得很妩媚:“不过真是可惜呢,那么好的男人,我看着都心动。”说完脸色变了,涂着睫毛膏的眼睛不快地闪了闪,扫视甄爱一圈,“真不知道逻辑学家先生喜欢你什么?或许,你在浴室里,很诱人?我却看不出来。”

甄爱不想再听她无厘头的疯言疯语,打断:“你又撒谎了。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要杀他,你们不会等到现在。”很肯定地补充一句,“亚瑟的计划,不是要杀他。”

席拉眯了眯眼,觉得自己对甄爱的认识有待改变,她确实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很静,太静了。

她索性把话说开:“哦,你认为A先生的计划是什么?”

甄爱先是低眸,复而看住她,学着言溯教她的,观察席拉的表情:

“计划应该是,你假扮的演员角色确有其人,就在这座城堡里,被关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你会杀了真正的演员,把她的尸体搬出来,让警察以为你也死了。然后绑架我,离开这座岛。原本只是清场,现在,为了不留证人和多余的嫌疑人,你们连无辜的女仆小姐和管家先生也要杀掉。”

席拉面无表情,吞了一下嗓子。

甄爱知道自己说对了,顿时心都凉了半截,“到时候,除了作家和幼师两位警察,剩余的所有人都死了,演员,女仆,管家,律师,拳击手,医生,赛车手,主持人都死了。我消失了,活着的人除了警察,只剩下言溯。”

“所以,凶手是言溯。”

席拉听她说完,勾唇笑笑,拍了两下手给她鼓掌:“真佩服。”她慢吞吞在房间里踱步,语调散漫又性感:

“我们想想看,办案专家SA先生曾经最好的朋友Alex,是SPA组织里的高层组员Chace。其实SA早就知道了,他和Chace一起,两位天才合谋从中央银行盗取了10亿的数字存款和现金,火速转移赃款。

正因为SA在警方内部获取了大量的信息,给Chace通风报信,后者才得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脱。只可惜,Chace不相信SA,反而求助别人把钱藏了起来。SA于是用炸弹炸死了Chace。但Chace死前诅咒他说,有人知道他肮脏的过去。所以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搜索10亿财富和那群人的下落。

终于,他找到了当年帮助Chace藏钱的人,和他们一起来到这座岛上。但他没有找到钱,而这些人都认出了他是和Chace一起偷钱的人。

SA害怕罪行暴露,就杀掉了所有的人。”

席拉走得远了,一不小心踩到律师的尸体,随意踢了一脚,道,“这里的人都是他杀的,包括律师,包括真正的演员,也就是别人眼中的我。”

她回头看向甄爱,吃吃地笑:“C小姐,A先生为逻辑学家准备的结局,你还满意吗?

对了,A先生还让我问你,有没有觉得他为你做的事,很浪漫?”

喜欢亲爱的阿基米德请大家收藏:(www.17xs.net)亲爱的阿基米德17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

猜你喜欢: 玄学大师的佛系日常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世宠婚:三个萌宝斗奶爸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安然时光顾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隐婚小娇妻:霆爷,请低调!第三乐章穿越婚然天成重生之影帝贤妻[综]金木重生·番外无良小可爱你过来萌妻来袭 总裁矜持一点心跳怦怦怦裙下之臣[快穿]先婚后爱之睿少溺宠妻只想和你好好的没出息的庄先生重生之契约星途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当军嫂的那些事儿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国手丹医
完本推荐: 快穿系统:黑化男主坏坏坏全文阅读至尊狂少全文阅读宝瞳全文阅读江湖遍地是土豪全文阅读史上最强闲人全文阅读重生之商业女帝皇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鬼手天医全文阅读步步惊婚全文阅读校园狂少全文阅读豪门老公的小嫩妻全文阅读绝色病王诱哑妃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全文阅读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全文阅读穿到七十年代蜕变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全文阅读一女御皇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老胡同乡村小神医神话版三国明天下无垠养鬼为祸韩娱之请签收万古神帝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大道朝天崇祯八年我从凡间来乡村最强小神农生死狙杀极品全能学生绝世高手觅仙道神级透视一妃虽晚不须嗟狂暴逆袭大楚怀王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死亡作业帝霸魔门败类剑主八荒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狂婿猛卒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移动版 - 17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