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 第59章 严肃的真爱2

第59章 严肃的真爱2

疗养的日子过得很清闲。

甄爱午睡醒来下楼,经过走廊,听见鹦鹉欢快地叫腾:“Egg,egg,Isaaclovesit.蛋蛋,蛋蛋,偶最爱吃蛋蛋!”

甄爱回头,见案几上多了个藤编篮子,里面放着五颜六色的鸡蛋。每个上边都画着色彩缤纷的图案,彩虹卡通手绘水彩油墨,天蓝淡粉明黄青绿,各种颜色各种花样,很多个小小的挤成一团,非常可爱。

小鹦鹉立在篮子上,很happy地扑腾白翅膀。

周围没人,甄爱走过去,一个个挑着看,有画着白色的小鸟,有画着绿色的小房子。她从来都喜欢彩色的东西,看得爱不释手,情不自禁小声问鹦鹉:“这是什么呀?”

“MizJen,habbyeasder甄小姐,复活节快乐!”女佣Marie又说起她的东南亚英语。好在甄爱早就习惯,才知这是一篮子复活节彩蛋。

可言溯怎么会买这些东西?他从来不热衷过节的。她纳闷地想着,和小鹦鹉一起好奇地拿爪子在篮子里翻。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气冲冲的斥责:“谁准你碰我的东西!!!”

甄爱始料未及,差点把彩蛋打翻,鹦鹉也立刻飞起来,蹦到甄爱的肩膀上,歪头看着。她循声回头,见贾丝敏咬着牙齿,生气地盯着她。

甄爱低头看看手中的两枚彩蛋,人赃俱获哇,她赶紧把蛋放回篮子里去,小声说:“对不起,我以为是言溯买的。”

“就算是他的,你就可以随便碰吗?”贾丝敏脸色不差,语气却很不好,“真是不懂礼貌,你妈妈怎么教你的?”

甄爱木木的没有反应。说实话,她神经粗,贾丝敏说什么她一点儿感觉也没有,但她挺奇怪的,贾丝敏怎么总是生气?

可也没关系,反正她不需要她喜欢。

她这么平静淡定,脸都不红,贾丝敏顿觉像是一拳打进空气里,更加气,但她终究认为自己是明事理的,想继续讥讽她的话,就忍了下来。

真是气人,海丽妈妈居然允许她住在言溯家里,真可笑!这女孩表面上看着呆呆的,说不定骨子里多狡猾多阴险呢。居然都住到言溯家里来了!

甄爱看不出她心里的想法,不多说话,转身去图书室找言溯。

“哎!”贾丝敏喊住她。

甄爱回头。

贾丝敏道:“今天复活节,过会儿言溯要和我回家吃饭,妈妈外婆,还有斯宾塞安妮都在。你呢,要去哪儿?”

她是提醒她,我们是家宴,你别想跟去凑热闹。

但这其实是多此一举,因为甄爱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她不明所以地回答:“我就在家里看书啊!”

贾丝敏挑挑眉:“你是说,回你家吗?”

甄爱想,回家也可以呢。反正她身体好了,不需要在山里疗养,她点点头:“在哪儿看书不都是一样的么?”

贾丝敏又不痛快了。这人怎么回事?真把言溯这儿当自家了?她刚要说她,甄爱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是个很欢快的女声:“Ai,好久不见,你在干嘛?”

甄爱回忆了一下:“戴西?”

“不是叫你联系我吗?为什么不给我电话?是不是写在手心,字迹被蹭掉了?”戴西挺会给自己台阶下的。

可甄爱诚实地说:“没有。我记得号码呢。”

戴西:

她直觉刚铺好的台阶被甄爱拆掉,自己摔了个大跟头。

但她也清楚甄爱不像一般的女孩子,所以无所谓,笑呵呵说正事儿:“Ai,我发现原来我们是一个学校的。今天复活节party,过来玩啊!”

甄爱呐呐的:“party?不好玩吧”她其实没参加过。

“要画彩蛋,扮兔子哦。”

甄爱有点儿向往:“嗯,好吧。咦,先不说了,有电话喂?欧文你家?不啦,刚戴西说要我去party,你和你的家人过节去吧不用担心什么彩蛋?”

电话里,欧文说送了她一篮子彩蛋,甄爱正好奇,门铃响了,Marie在门口惊呼:“MizJen,ohmyJesusEggsDoomany甄小姐,噢我的天哪!蛋!好多蛋!”

甄爱走去门口,见快递员搬进来好几篮子彩蛋,大大小小真的假的,画满了漂亮图画。甚至还有巧克力和糖果材质的。

不是说一篮么,怎么这么多?

甄爱一下子欢喜起来,蹲在地上抱着各种蛋蛋左看右看。她最喜欢的一套彩蛋上边,画了13个漂亮的小女孩,每个蛋反面一个字母,组成一句话:

AIHAPPYEASTER

爱,复活节快乐!

Marie也开心地凑热闹,说彩蛋上的小女孩长得像甄爱,漂亮又讨人喜欢。小鹦鹉也挥着翅膀飞来飞去:“蛋蛋!蛋蛋!”

贾丝敏冷冷看着,心里窝火,一时忍不住,突然质问:“喂,这又不是你家仓库,把别人送你的蛋都抱回去。”说着,不耐烦地拿脚推搡门口的彩蛋篮子。

甄爱赶紧扶住,把花花绿绿的篮子都拢到一边。

“喂,甄爱!都没人陪你过复活节吗?”贾丝敏问。

甄爱觉得挺正常的:“不用过啊,我又不是基督徒。”

这语气居然和言溯一模一样,贾丝敏牙疼:“那你没有爸爸妈妈吗?受伤了都没人来问候你。就算父母不关心,同学总有吧?同学没有,那朋友呢?除了欧文和伊娃,你就没有认识的人了吗?”

甄爱不明白她咄咄逼人的态度,但还是认真地想了一圈,回答:“没有了。”

“你!”贾丝敏见她居然还是一点儿不难过,气得要死。

小鹦鹉飞起来,扑腾扑腾翅膀:“bully!bully!坏蛋,坏蛋!”

贾丝敏气极,伸手要拍它,没想它越过她的头,飞过去,落在了言溯的肩膀上。小鹦鹉收起白色的翅膀,黑豆豆般的眼珠滴溜溜地转。

而言溯拄着白色拐杖,神色寡淡地看她一眼,没有多余的表情,也不作任何停留,便落在甄爱身上。

她安安静静的,垂着眼眸。但一看就知她分了心思,正在数彩蛋。极轻地抿着唇,隐忍着开心的情绪。

言溯无语,她的情商真是低得惨不忍睹!真呆!

他走过去,拿拐杖推推她的背:“过会去哪儿?”

“学校。戴西说有party。我可以去画彩蛋,还可以扮兔子!”她回答,眼睛里有罕见的欢欣雀跃,眼神不住地往彩蛋上边飘。

言溯看着她的表情,不禁有些懊恼。他知道她喜欢色彩鲜艳的东西,可他居然没想到送她彩蛋,真是太失败了。哎,网络上说的送礼物,还是有点儿可取的。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鄙视加否定了呢!

他闷闷不乐:“我也要去!”

甄爱一愣,刚要说什么,被贾丝敏打断:“SA妈妈说让你回家过复活节的。”

言溯很冷淡:“不用过,我又不是基督徒!”

这句话甄爱不久前才说过,现在言溯再说一遍,差点儿把贾丝敏梗死。

甄爱上上下下打量他:“可是你的腿……”

言溯很坚定:“我要去!”

言溯的腿似乎恢复得比较快,又似乎他有骨折的经验,所以即使缠着绷带拄着拐杖,竟没一点儿累赘笨拙之感,反而依旧身形挺拔,步履稳妥。

去到party上,戴西老远看见甄爱,就开心地跑过来:“Ai,你真是太神出鬼没了。学校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电话,我还是问的琼斯警官呢!”

言溯不动声色地听着。

戴西说完,又看向言溯,很惊讶:“你居然也来了。”

言溯淡淡地挑眉:“戴西,你的衣服真难看!”

甄爱:呃……

戴西穿的是性感兔儿装,上身只有一件很短的粉色裹胸,堪堪遮住胸部,边缘有雪白的绒毛点缀;下身是齐大腿根的粉色短裙,一圈白色的毛毛边。

裙子后边有一坨短短的毛茸茸的兔子尾巴,而她头上还戴着长长的粉白粉白的兔耳朵。

配合这身装扮,她还化了粉色系的彩妆。

甄爱怕戴西尴尬,忙说:“挺好看啊,我觉得挺可爱的。”

言溯鄙视她:“可爱吗?我真可怜你的欣赏水……”

甄爱在背后狠狠戳他。

言溯住嘴了,半晌后木着脸说:“嗯,真可爱……FYI,这话可信度为零。”

戴西不介意,反而很有兴致地说:“甄爱,你不是说想扮兔子吗?我给你留了一套,我们去换衣服。”

言溯一愣,这下认真地扫了戴西的衣服一眼,又不动声色地把甄爱扫了一遍……唔,他好想看。

甄爱惊慌了,一脸慌乱地往后缩,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两只手还一起摆:“不不不,我不要扮这个。”

“走啦走啦!女生都要扮这个的!”戴西不由分说地把惊慌失措的甄爱拉走了。

言溯见旁边的吧台有画彩蛋的地方,便过去拿了丙烯,专心致志地画起来。才画完一个,听见周围有男生轻呼“socute那女孩太可爱了!”

言溯没兴趣,一丝不苟地盯着彩蛋,等颜料风干。

可旁边的人在说:“从没见过,新来的哦。要是我之前见过她,一定把她追到手了。”

言溯心里闪过一丝异样,抬头一望,心跳一下子就凝滞了。

甄爱拧着手,很拘谨地跟在戴西身边,低眉垂眸地走来。

她穿着兔儿装,长发柔顺,灯光下肩膀粉白粉白的,像上好的羊脂玉,锁骨清秀分明,性感得干干净净。胸口一抹淡淡的阴影,腰肢纤柔,盈盈一手,仿佛轻轻握住便会断掉。短裙下边,一双纤细而修长的腿,白皙又窈窕,带着一种奇异的蛊惑人心,又分外的清纯。

她化了粉色系的彩妆,眼帘上涂着淡淡的粉色眼影,衬得一双眸子愈发得漆黑幽静,看一眼勾人心魄;白皙的脸颊上本有寥寥的腮红,但她自己就羞得面红耳赤,早已掩去化妆的效果,白里透红的脸蛋粉嫩透莹得像掐一下便能出水似的。

偏偏她表情懵懂又紧张,配着那双毛茸茸的兔子耳朵,真是痒进了人心里去。

这样的她,像极了芭比娃娃。让人看着便想抱进怀里,再不松手。

言溯一瞬不眨地看着,她……真的……好可爱!

可是,她还没有靠近,就有很多人过去和她搭讪。言溯默默沉下脸色,这样让大家看着,他……真的……好生气!

甄爱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别的男生搭讪的调调,便谁也不理,飞快跑来言溯身边站好,这下才觉得安全又妥帖。

别人一看,以为他们是一起的,也就略感遗憾地不掺和了。

言溯见她谁也不搭理,反而慌慌张张地跑回自己身边,他心里一下子就开心起来,没想甄爱拧着眉,很不乐意的样子:“言溯,其实我也不喜欢,但我就穿这么一次。”

言溯一愣:“谁说我不喜欢?”

“你刚刚说这衣服难看。”

言溯摸摸鼻子:“咳,只有你穿着好看。”

“真的?”甄爱舒了一口气。

言溯目光往她身后一挪,“咦,还有兔子尾巴呢?”他忍不住伸手捏捏她裙子后面的兔子尾巴。甄爱莫名浑身流过一束电流,分明只是摸摸尾巴,她却觉得这个动作亲昵得像是摸屁股。

她红着脸,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看向言溯面前的彩蛋上。

言溯问:“你猜,哪个是我画的?”

甄爱:……

满桌子的彩蛋里,有一只,呃,黑白蛋……黑底白字,画着各种奇怪的符号。和周围一群彩色蛋蛋们格格不入。

好像他这个人……

她第一次觉得,没有色彩的东西,也那么可爱迷人;满世界那么多的色彩,她偏偏喜欢这只黑白色的蛋蛋。

她指了它一下。

言溯很开心,拿起来指着上面奇奇怪怪的符号,骄傲地说:“喏,这是我刚刚设计出来的密码,好看吗?”

甄爱:……

没看懂肿么办?

她拧着眉,无意识地咬咬嘴唇。

而他看着她的嘴唇,突然心跳慢了一拍,小小的嘴巴上抹了唇彩,水盈盈软嘟嘟的……他好想……

“Ai!过来玩游戏啊!”戴西的喊声打断了言溯心里的想法,他陡然失落。

一群大学生很快坐在一起玩游戏。规则很简单,女生在1到150任选一个数字写在卡片上。男生从1到40里任意抽3个数字,用加减乘除换位等方法计算,得出的数字和女孩卡片上的数字对应,就可以亲吻女孩一下。一个人用过的计算顺序和方法下一个人不许用,但本人可以重复使用。

其实,这个游戏就是让男生看到他想亲吻的女生的号码,然后想尽办法算出和她对应的数字。

玩游戏前,甄爱小声对言溯说:“我不想被别人亲,怎么办?”

言溯想也不想,说:“123,这个数字很难被计算出来。”

甄爱就写下123。

玩了一圈,有人用40加39加38得出117,然后亲了写着117的戴西一下,于是连续加法别人不能再用。

轮到言溯时,他抽到了3,15,25。

甄爱看着,想了想,25开根号再加上15除以3等于10,现场刚好有一个写10的女孩子呢。呃,言溯不会去亲她吧?

她皱了眉,有些不开心。

可言溯把几个数字摆好,很淡定地说:“偶数1个,奇数4个,总共5个。145,偶数1个,奇数2个,总共3个。嗯,123。”

甄爱听到123这个数字,感觉脑袋像是被谁打了一棍。

她愣愣看着言溯,后者扭头看着她,很是平静又理所当然的样子,眉梢轻抬,说得意味深长:“噢,好像你是123哦!”

甄爱呐呐的,他不是教她,写123就不会被亲么?

她还没反应,言溯已欺身过来,她条件反射地要躲,可他比她速度更快,蜻蜓点水一般在她嘴唇上印了一个吻。然后在甄爱怔愣又惊诧的眼神,有模有样地坐好,继续淡定玩游戏,好像刚才他亲的是一尊雕像。

甄爱的心颤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平静,但莫名觉得哪里怪怪的。

接下来,言溯抽到了24,38,17,于是“偶数3个,奇数3个,共6个。336,偶数1个,奇数2个,共3个。嗯,123。”

结果,接下来不管抽到任何数字,他都能用相同的方法算出123,然后亲吻甄爱。刚开始是轻轻一吻,后来越来越用力,等到第6次,他居然咬了她一下。

甄爱始终蒙蒙的:……怎么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

直到被他咬了一口后,甄爱抿着唇,脸色通红地说:“不玩了,我要去画彩蛋。”言溯一点儿不遗憾,很淡定地陪她去画彩蛋。

画彩蛋时,甄爱始终低着头,想着刚才莫名其妙的6个吻,实在是想不通究竟怎么回事。一次又一次,她慌乱又无措。现在她的心还砰砰跳着,他却好像很淡静沉稳的样子。

真的,只是玩游戏吗?

她心烦意乱。

正想着,旁边伸过来一只兔子手,是一个大大的毛绒兔子玩偶,它很欢乐地跟甄爱打招呼,还拉她起来转了一圈。

言溯看见了毛绒兔子玩偶,立刻严肃起来,很尊敬地起身,对它点点头:“兔子你好,我是言溯。”

甄爱奇怪地看他,连兔子都愣住,大大的兔子头静静的,点了点:“言溯你好,我是兔子。”

甄爱:……这是什么情况?

一人一兔规规矩矩地打完招呼后,大兔子走了,言溯颇为满意而骄傲地坐下来。

甄爱好奇了:“那只兔子是泰勒哦,没想到你们这么好。”

言溯的脸瞬间垮掉,满是惊悚,一副很受打击的样子:“那里面,是人扮的?”

甄爱点点头。

言溯的表情瞬间变得极度挫败。

甄爱回过味儿来,扑哧一笑,觉得他好可爱:“哎,你该不会还停留在小孩儿阶段,以为毛绒兔子自己会动会说话吧?”

“你鄙视我。”言溯的脸灰了一度,“你以为我是弱智?”

“那你难过个什么?”

言溯低下头,语气愤懑:“我以为是仿真和仿生物的机器人……”他淡淡的失落后,阴郁起来,“那些学机械和电子智能的科学家一天到晚都在干什么?我真是为他们感到羞耻!”

大玩偶的形象彻底崩塌,“哼,毛绒兔子从此失去了我对它智商的尊重。”

甄爱:……

屋子里很热闹,大家都玩成一团。只有甄爱和言溯两人安安静静对坐着,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彩蛋。画了好久,又走出落地窗,去看看外面安静的校园。

甄爱立在草地边,回头看言溯:“哎,刚才那个数字是怎么回事啊?”

言溯没有多想,实话实说:“哦,这是数字黑洞。……不管是任何数字,按照我刚才的算法,最后都会得出123。这样的数字还有很多,比如……”

他说到半路,看见甄爱吃惊的眼神,察觉到不对,于是,慢慢地,闭了嘴。

甄爱怔怔盯着他,他是故意的……为什么?

他像是被抓到的小偷,心里紧张得咚咚的。可一看着她,又突然安静无声了。

落地窗一边是喧闹的party,一边是安静的校园。夜幕中,她穿着粉粉嫩嫩的兔儿装,眼睛清澈得像闪闪繁星,美丽得不可方物。

两边的世界,无论繁华,或是寂寞,只有他们彼此,是心灵相通而互相理解的。

他的脑袋里一瞬间没了任何想法,只剩刚才亲她的那6下,柔柔软软,甜腻得像某种会上瘾的药。他还记得,每次匆忙的亲吻落在她唇上时,她都会轻轻地颤抖。而他的心也会跟着颤抖。

他突然不想考虑什么追求方式,也不想等什么水到渠成,脑子里只余留了一个想法。没了逻辑,没了理智,只剩本能。

他近乎执拗地看着她,深茶色的眼睛里只有她的影子,肯定地问:“你喜欢我吧?”

甄爱瞪大眼睛,僵住。

他迫不及待,语速飞快:“为什么在我的绷带上面写那行字?给甄爱的礼物?你希望我送你什么礼物?送你一个真正的亲吻,好不好?”

她惊愕地张口,还来不及发音。他已陡然欺身抱紧她,低下头,他的唇舌便钻进了她的嘴里。

他似乎整个人都压到了她身上,她支撑不住他的力量,不住地往后退,可他并未松开,一下把她抵到玻璃窗上。他的呼吸早已紊乱,咬着她的嘴唇,似乎用着全身的力气在吮吸轻咬。动作极尽霸道,青涩而又狂乱,像个莽撞的少年,一切只凭本能的欲望。

两人的呼吸紧紧纠缠在一起,灼热而滚烫。甄爱只觉世界天旋地转,充斥着他强烈而独特的男性气息,很好闻很性感。

她的心自此狂跳不止,脑子里一片混乱。

前面是他灼热的身体,后面是冰凉的玻璃窗,她被他压制着,进退不得。他熨烫的手掌死死箍着她裸露的腰肢,像是要把她掐断。空气全被他吸走了,呼吸不畅。

她慌乱又无措,心都揪成了一个点,本能地想要推开他,偏偏他的唇齿愈发紧密地贴在她嘴边。她被他吻得头晕目眩,浑身都在密密麻麻地轻颤,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

这样触电般极尽狂乱而刺激的感觉随着他的深吻,一波一波密集地堆砌在她心头,远远超过了她的负荷。她终于承受不了,瑟缩在他怀里,哀哀地呜了一声,头上戴的兔子耳朵都轻轻地颤动起来。

他许是听到了她呜咽的声音,猛然一震,清醒过来,立刻松开她。

她嘴唇红肿,眼神湿润又清亮,却是惊恐地看着他。

他的心莫名一沉,有些后悔,他唐突了。

他一下子懵了,完全想不出应对措施,努力想要说什么,甄爱却用力推开他。她靠在玻璃窗上,长发都被他抓凌乱了。她静静看他几秒,眼睛红了,这下真像兔子。

她颤抖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

“甄爱,我……”他慌了,立刻伸手去拉她,没想她一脚踢掉他的拐杖,转身就飞快跑进了夜色里。

喜欢亲爱的阿基米德请大家收藏:(www.17xs.net)亲爱的阿基米德17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

猜你喜欢: 时光和你我都要婚后霸占娇妻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盛世星途重生之影帝贤妻重生胖妞逆袭我比总裁更霸道[系统]每日一表白重生之小媳妇的幸福生活重生之名门独宠只想和你好好的亲爱的匹诺曹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超真实桌游玄学大师是影后[快穿]不够!还要!他来时有曙光一座城,在等你解梦师在娱乐圈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隐婚小娇妻:霆爷,请低调!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一神算第三乐章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完本推荐: 御宠医妃全文阅读至尊狂少全文阅读美利坚大帝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田园重生之医代天骄全文阅读民国情,黎二爷的刁蛮小姐全文阅读天眼人生全文阅读申公豹传承全文阅读我的名模总裁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全文阅读最强战帝全文阅读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全文阅读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大唐远征军全文阅读少帅,夫人又退婚了!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鬼面王爷的弃宠娇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盛宠之将门嫡妃荒海有龙女超感应假说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重生之复仇女王生死狙杀猛男诞生记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武极神话山狼神话版三国仙宫九星霸体诀人间苦叶安文明之万界领主承包大明万族之劫美漫丧钟从1983开始领主之兵伐天下帝道独尊重生之游戏大亨从现在开始当渣男氪金成仙重生校园做学霸咫尺之间人尽敌国从变形金刚开始圣武称尊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移动版 - 17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