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 第37章 药,谎言,恶作剧10

第37章 药,谎言,恶作剧10

甄爱靠在车窗边吹风看风景。

汉普顿在东海岸,春天来得早。

道路两边的大树早已发出新芽,木色的枝桠上一片淡淡的嫩绿,透映出微蓝色的晴空,一路蔓延,着实像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水彩画。

汽车行驶在海滨街道上,透过树木便是大海,在阳光下美得像蓝宝石,熠熠生辉。

甄爱的心情也随之轻松起来。

路的尽头转弯是条棕榈大道,春风吹得叶子呼呼作响,路边停满了名贵汽车,不远处是一座大庄园。

甄爱知道这就是目的地了。

言溯把车停在路边,和甄爱步行过去。

快到门口,却见前面围着不少的记者。

甄爱奇怪了:“他们来干什么?”

言溯完全不值一提的语气:“哦,忘了告诉你,Spencer(斯宾塞)马上要竞选纽约州的参议员。”隔了几秒,“新娘安妮是亚当斯家族的。”

甄爱张了张口,说不出话。

她原以为是个小型又温馨的婚礼,这么看来,规模不小。她立刻拘谨起来,小声埋怨:“我都说了要穿裙子来,你非不肯。”

言溯侧眸看她:“今天降温,你想冻死吗?”

甄爱顶嘴:“可你自己都穿着齐齐整整的西装呢!”

言溯:“你要是穿西装,我不介意啊。”

呃,刚才这一小段类似打情骂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甄爱脸红,立刻另起话题,

“其实,你至少应该参加婚礼彩排晚宴,就只有家人一起。”

他垂眸睨她,语调倨傲:“甄爱小姐,你是在指导我的人际交往吗?”

指导?

甄爱总觉得他这话似乎意有所指,看他眼神也是含意颇丰的,她莫名心跳不稳,收回目光不回答。

又是等了几秒没反应,言溯嫌弃了:“说你几次反应慢,你就干脆自暴自弃不反应了?”

什么自暴自弃……他的用辞还真是……

甄爱一时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这是她第一次瞪他,不满又嗔怪,可怎么都有种温温的娇。

他微微一愣,半刻之后,居然清浅地弯弯唇角,不说话了。

他随着她的步子,慢吞吞走了一会儿,复而又说:“彩排就是亲属间一个个发表煽情又感性的演讲,极度不符合我的风格。如果我开口,必定会破坏温馨的气氛。”

甄爱抬抬眉梢:“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她飞速说完,觉得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自顾自满意地微笑。

他原本要反驳什么,可一低头瞥见她嘴角自在得意的笑容,想说的话就凝在舌尖,无疾而终了。

走近门口,记者看到了言溯,大感意外,很快一窝蜂地过来问:“老帕克再提及当年小帕克的被杀案,你依旧坚定认为他是自杀吗?”

“你不觉得小帕克自杀的证据很牵强?”

言溯见记者涌过来时便竖了衣领,瞬间把甄爱白色外衣的大帽子拉起来盖住她的头,又拉她到怀里。

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摁着她的头,用一种近乎霸道而强制的力度把她紧紧裹着,低头冷脸地穿过闪烁的镁光灯和尖锐的问题。

甄爱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捂得严严实实,头被摁在他的脖颈之间,余光里只能看见自己白绒绒的帽子和他高竖的衣领。

她的脸抵在他的脖子上,狭窄密闭的空间里全是他冷冽而又熨烫的男性气息,陌生而又熟悉。她呼吸困难,脸颊发烫。

可她没有想挣脱,而是任由他牢牢箍着。周围的声音她都听不到了,耳畔只有他的心跳声,透过他的颈动脉强有力地传过来。

短暂又漫长的几秒钟后,他带她进入庄园,这才松开她。

言溯脸色不太好,带着些许阴霾,不知是在生谁的气。他若有所思地拧眉几秒,才看向甄爱,目光有些凌厉。

而她脸红红的,愣愣地立在原地发呆,大大的毛茸帽还戴在头上,衬得巴掌大的小脸愈发白嫩嫩粉霏霏的,可爱得像呆呆的雪娃娃。

他忽然就消气了,反而有些想笑,脸上却没有表现,依旧冷淡清冽,问:“热了?”

甄爱睫羽扑扑两下,慢吞吞把帽子摘下来:“没有。”

草地上很多宾客在攀谈。

其中有老帕克,见了言溯,两人对视一眼,微微颔首,便再无多言。

甄爱觉得怪异,因为老帕克并未表现出半分的怨言。照理说,他应该怨恨言溯才是。可或许政界的人都善于伪装吧。

一些认识言溯的和他打招呼,但都不和他握手或是行贴面礼。

他唯独在看到外婆时,躬身和老人家贴了贴脸。

海丽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也不介意,反倒是意味深长地看了甄爱一会儿。毕竟,这是迄今为止她见过的在她儿子身边待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女孩儿了。

甄爱大窘,眼神无处安放。目光一挪,刚好撞见言溯的哥哥斯宾塞,他冲她微微一笑,内敛而有度。

甄爱听欧文说过,斯宾塞是海丽读大学时的非婚生子,个性很好,不像言溯那么古怪。现在一看,他长得很是英俊明朗,五官和言溯有四五分相似。

海丽大学毕业后就和言溯的爸爸结了婚,但跨国婚姻只持续了三年。言溯的抚养权归爸爸,海丽想念孩子就收养了个中国女孩,起名茉莉花Jasmine,就是贾丝敏。

贾丝敏是伴娘之一,之前在陪新娘,后来发现宣誓台旁的篱笆竟是原木色的,便赶紧过来找妈妈。

她老远就看到了言溯,刚要欢喜,又看见了他身边的甄爱。她很亲昵地同言溯打招呼,却笑容虚浮地把甄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甄爱静默没反应。

贾丝敏想着正事,先搁下心里的不愉快,对海丽和斯宾塞说新娘要求的篱笆颜色是纯白色,不是原木色。

而婚礼只剩半个小时。

斯宾塞希望给安妮梦想的完美婚礼,决定先推迟,叫人去换。可海丽不同意。

这时,外婆慢悠悠地说:“不要紧,家里有白漆,让SA去刷。”

甄爱听着奇怪,没想言溯话不多说,真的脱下风衣,卷着袖子刷油漆去了。

甄爱跟过去,看着他躬身蹲在篱笆边,手中的刷子蘸着油漆利落又熟练地刷在原木上,所过之处一面细腻平滑的白色。漆粉均匀,光滑平整,像是专业的粉刷匠。

甄爱诧异:“你从哪里学来的?”

言溯专注地盯着手中的刷子,浅茶色的眼眸里映着雪白的光:“小时候的夏天,外婆家的篱笆都是我刷的。”

甄爱脑中就浮现出一副宁静的郊外画卷。

欧式的古老庄园,茂密的树荫,满墙的繁花,艳阳蓝天下,小男孩提着油漆桶踮着脚尖刷篱笆。小小粉刷匠一身的白灰,像雪娃娃。

言溯刷着油漆,嗓音悠扬:“自从看了汤姆索亚后,就再不给她刷篱笆了。”

“那时候她说什么刷篱笆不是谁都干得好的,只有天才做得好。骗子。”白光印在他脸上,白净漂亮,言溯弯了弯嘴角,“那阴险的老太婆,就知道欺骗小孩子。”

甄爱忍不住轻笑,蹲在他身边托着腮。

春天的风从海上吹过来,有点凉,却很好。

贾思敏立在休息室里,掀了落地窗的纱帘看着。

两个大孩子蹲在白白的篱笆边有一阵没一阵地聊着天,脸上映着白漆的光,微笑连连。

准新娘安妮望见篱笆边的言溯和甄爱,笑了:“没想到SA会带女伴过来,真漂亮的东方美人。”

贾思敏不说话,赌气似地拉开落地窗,走上草坪,喊:“甄爱,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甄爱扭头看她,愣愣的,没有立刻回答。

这么慢的反应是怕她欺负她吗?

贾思敏无端心烦。

看着甄爱淡静又水灵的眼睛,贾思敏做了好多思想工作才堆起来的笑容消减了几分。她即使是心里嫉妒,也不得不承认甄爱的漂亮。

甄爱刚要答话,言溯拿手肘轻推了她一下:“不想去就不去。那里没一个你认识的人。”

甄爱道:“这里本来就没一个我认识的人。”

言溯缓缓扭过头来,眼神不善:“我不是人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甄爱瘪嘴,“今天的婚礼,难道我就一直黏在你旁边?”

“为什么不行?”言溯觉得理所当然,“你要是不喜欢和陌生人玩,你就一直跟着我好了。我们两个玩。”

甄爱低头,心底砰砰地跳。

她一下一下地揪手指,斟酌着要不要说“好呀”,可贾思敏又喊她了:“甄爱,过来看看新娘嘛!”

这一喊,海丽和外婆都往这边瞥了一眼。

甄爱不好拒绝,应了声。

起身时,还故作得意地拍拍言溯的手臂:“哼,我有小伙伴,才不和你玩呢!”说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她都不知道为何此刻那么心情好,好得像草地上的灿灿阳光。

言溯不理她,唇角弯了弯,继续刷篱笆。

甄爱小跑到落地窗前,往室内看一眼,安妮身着雪白的春款婚纱,很漂亮。七个伴娘穿着七彩小洋装配长裙,像是活泼的糖果。

她拘谨而真诚地向安妮道喜。安妮和斯宾塞一样,很会照顾人,当时便拥抱甄爱表示感谢。

这下,甄爱放松下来。

贾丝敏立在一旁,不太友善地盯着甄爱看。今天寒流回潮,虽然出了太阳,气温却有点低。甄爱穿着白外套,宽大的帽子堆在肩膀上,衬着荧荧的小脸很是清丽。

贾丝敏想起言溯说过的话“寒冷会弱化人的心理防线”,她唇角一弯:“甄爱,女宾都穿的裙子呢,我给你找条礼裙吧?”

甄爱本就觉得穿裙子合适,还挺感谢贾丝敏的。

进去试衣间,打开衣袋才发现不是春款而是夏款,丝丝缕缕材质很薄。甄爱犹豫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毕竟是陌生人的婚礼,她只认识言溯,不好挑三拣四。而且她的外套可以拆掉帽子,看上去就像小洋装,套上也就暖和了。

可才出试衣间,就不小心撞到了贾丝敏,她杯中的小点红酒全泼到她的外套上。贾丝敏忙道歉,赶紧叫人来把甄爱的外衣拿去洗,又吩咐拿一件和伴娘一样的小洋装过来。

甄爱听了,也就没介意。只是觉得,第一次穿抹胸的裙子,总觉得胸前空空的,尴尬得慌。

贾丝敏笑:“甄爱,我们刚才在讨论伴郎们,你之前在外面看见过吧?”

甄爱点点头。

“我们都觉得那个金发蓝眼睛的最帅,你说呢?”

甄爱望了一眼,又点点头。

“他叫威廉,是斯宾塞在剑桥大学的同学。从英国来的,和王子的名一样。”贾丝敏还要再说,

有个伴娘笑了:“jasmine,你又想配对啦?可甄爱小姐是SA带来的女伴,不用你介绍。”

贾丝敏隐去眼中的一丝不快,答:“SA只是顺带带甄爱过来。你们不了解SA么?他喜欢的不是甄爱这样的女孩。”

那几个女孩想想,也觉得印象中的言溯不是这样,便耸耸肩,不插话了。

甄爱眸光闪了闪,脸色微白。

“而且,他那么古怪,甄爱也不会喜欢他,对不对?”贾丝敏盯着甄爱,话语温柔,眼神咄咄逼人。

甄爱的心狠狠一震。

这个问题出乎意料地把她推到了一个尴尬而奇怪的角度,她不得不审视自己的内心。

其实,她从来都不觉得他古怪。

一天又一天,她反而觉得他正直浩然,真实可靠,有原则有坚守,充满了人文主义情怀,很温暖很贴心。

这样的人,她为什么不能喜欢?

这样的人,她其实已经喜欢了。

甄爱的心跳得激烈,她没有回避,直直迎上了贾丝敏的目光。

后者见她竟然坦然直视,心下暗觉糟糕,眼见甄爱要回答了,立刻眼珠一转,故作恍然大悟地抢先开口:

“不好意思,我差点儿忘了。威廉是英国卡文迪什家的爵士,你知道的,这些古典贵族之家很注重出身和教养。和你,是肯定没有结果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安妮这样。也只有安妮这样的出身,才能真正地从生活和事业上帮到spencer!”

贾丝敏声音很低,只限甄爱一人听到。

甄爱再怎么迟钝,也听出了她的意思。

言溯家,不管是从父亲还是母亲的角度,都出身高贵。就像他的哥哥斯宾塞,只有亚当斯家族的安妮才能与之相配。

贾丝敏好心地凑过去安慰甄爱:“不过不要紧,威廉这么帅气有型,能和他玩玩也挺好。甄爱,你不会亏的。”

甄爱的脸白了,一言不发。

这辈子,她和平凡人的交际太少,也不太懂怎么和普通人打交道。即使之前她遇到再大的风浪,而贾丝敏这样的绵里藏针阴险诡计却是生平头一遭遇到。

除了一贯的冷漠,她不知该如何应对。

且她心里的确发虚,一个连身份都虚假的人,她该怎么说喜欢?

这一瞬间,她真想立刻从这个婚礼上消失,躲进她的实验室里谁也不见,再也不出来。但她终究不是那样任性的人。

从小到大,她都不是随心所欲的人。

她不动声色地平复了胸腔中难过又隐隐凄然的心情,对贾丝敏淡淡一笑:“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操心。”

贾丝敏耸耸肩,调皮地笑笑,和其他伴娘一起拥着新娘出去了。

婚礼要开始了,休息室里只剩甄爱孤零零一人。

给她找外套的人,也一直不来。

喜欢亲爱的阿基米德请大家收藏:(www.17xs.net)亲爱的阿基米德17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

猜你喜欢: 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北斗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玫瑰挞重生之影帝贤妻荣誉老王[快穿]盛世星途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亲爱的匹诺曹解梦师在娱乐圈六零年代好生活我喜欢你的信息素大佬的娱乐圈女神隐婚小娇妻:霆爷,请低调![快穿]不够!还要!萌妻来袭 总裁矜持一点超真实桌游盛世宠婚:三个萌宝斗奶爸白月光求生记(快穿)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重生之名门独宠心跳怦怦怦天上星星都给你摘无良豪门小甜妻:老公,别过火
完本推荐: 重生之侯门嫡妃全文阅读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全文阅读技能制造大师全文阅读燃烧的莫斯科全文阅读史上最强闲人全文阅读重生之我是剑皇全文阅读名门闺战全文阅读快穿系统:黑化男主坏坏坏全文阅读婚权独占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全文阅读六零时光俏全文阅读闪婚之宠你有恃无恐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宠婚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一品农家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一妃虽晚不须嗟武极神话抢救大明朝天降我才必有用韩娱之勋我从凡间来总裁爹地宠上天影后重生之豪门婚宠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之绝世废少重生弃少归来第一序列三寸人间穿到民国吃瓜看戏超脑太监灵剑尊捡漏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异界大领主十绝山重生校园做学霸生死狙杀回流大时代美漫之道门修士绝世武魂帝霸麻衣神算子狂暴逆袭来自未来的神探

亲爱的阿基米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阿基米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阿基米德 17小说移动版 - 17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