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小说 >> 亲爱的绵羊先生 >> 第253章 你妈妈找你做什么?

第253章 你妈妈找你做什么?

路棉已经盯着姜时晏看了十分钟了,终于可以确定,今天的他很不正常。

姜时晏是昨天下午三点左右到的北京,下飞机后,他第一时间给她发了报平安的消息。按照约定,她今天过来找他。

奇怪的是,他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开心。

当然,他也没表现出不开心。

进门时,姜时晏先抱了抱她,然后递给她一盘水果,让她慢慢吃,话都没说两句,他就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处理流理台上的一堆食材。

只见他手里拿着把泛着冷光的刀,另一只手按住砧板上的鱼,聚精会神地切鱼片。

可路棉就是能敏感地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劲。

她没有心情吃水果,站在一旁看着他。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能感觉到她过来了,一边陪她聊天,一边处理食材。眼下他却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路棉都不确定,他有没有发现自己过来了。

路棉安安静静地又站了五分钟,终于看不下去了,主动问:“阿晏,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姜时晏晃了一下神,锋利的刀口擦过食指,指尖立刻被划了一道伤口,有血流出来。

路棉惊慌失措,愣了两秒,抓起他的手查看,更多的血流了出来,染红了指尖,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她蹙起眉毛,自责极了:“对不起对不起。”

都怪她,突然出声吓了他一跳,本来切鱼片就考验刀功,她还跟他讲话。

姜时晏也发现自己反常了,扯了扯唇角,没受伤的那只手揉了揉路棉的头:“好端端的道歉干什么?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他垂眸看了眼伤口,放在水下冲了冲,鲜红的血很快被冲没了,露出了原本的伤口,“小伤,没事儿,几天就好了。”

路棉看到他的举动,眉心蹙得更深,她二话不说把他拉到沙发旁坐下,找出家里的医药箱,从里面翻出药膏,擦在伤口处,怕他太疼,凑近给他吹了吹,然后撕了片创口贴贴在伤口上。

“哪里是小伤,伤口那么深。”路棉说,“注意一点,这几天不要碰到水,晚饭也不要做了,我来……”

她的话没说完,姜时晏就倾身抱住了她,那样大的力气,几乎把她勒得喘不过气。但路棉没有挣扎,她的手慢慢抬起,覆在他后背,轻轻地拍了拍,声音也很轻,带着安抚:“怎么了?”

虽然她不知道姜时晏怎么了,但她能感觉到,他现在很难过,需要人安慰。

姜时晏埋在她颈间,沉默不语。

路棉刚才给他处理伤口,小心翼翼地用棉签沾取一点药膏,点在伤口上,仿佛生怕会弄疼他。

其实伤口一点都不疼,真正让他疼的是他想起了八岁那年,他受过一次比这严重百倍的伤。那一次,膝盖摔得鲜血淋漓,连路都不能走了,那个女人也没有回头看他,哪怕一眼。

现在又来找他做什么?

昨天下午,快到家的时候,他满心欢喜地想着要多买点食材,等路棉过来就给她做好吃的,却在别墅门前看到了那个女人。

她还是他记忆中那张脸,一点没变。他曾经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长得漂亮、有学问,村里的小伙伴都很羡慕他。

女人转过头的一瞬间,林瀚和赵明峻都惊呆了,因为姜时晏长得跟她有五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眉眼。

即使姜时晏不说,他们第一时间都猜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份。

然而,姜时晏却像是没看见她,面无表情向前走过,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径直朝里面走去。

林瀚和赵明峻也没凑热闹,掉转车头就开走了。

车子扬长而去,眼见姜时晏要关门,女人一把握住他的手,眼眶通红地看着他:“阿晏,我是妈妈,你不记得我了吗?”

姜时晏当时想的是,他倒宁愿自己不记得……

不知过了多久,姜时晏松开了路棉,发现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便起身准备去做菜:“我的鱼片还没切完。”

他还没完全站起来就被路棉按住了,她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追问,而是说:“不是告诉过你,伤口不能沾水吗?”

“那我戴手套。”

“我来做饭,不就是酸菜鱼吗?我会做。”路棉目露警告,“你就老老实实坐在这里,什么都不要做。”

女朋友眼里满是“凶巴巴”,仿佛他要是敢再动一下,她就让他好看,姜时晏于是老实了,靠在沙发上,递给他一个“我听话,你别生气”的眼神。

路棉脸色缓和,挽起袖子往厨房走,洗干净手以后,接着把姜时晏没切完的半条鱼切成鱼片。

她的刀功不如姜时晏精湛,心里还记挂着姜时晏有事瞒着自己,所以切鱼片时有些心不在焉。

整条鱼处理完了,她长松口气,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斟酌了好半晌,还是拨通了赵明峻的电话。

姜爸爸曾经对她说过,姜时晏不喜欢把难过的事告诉身边的人,怕自己影响到其他人。

她虽然对于姜时晏的隐瞒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

电话通了,赵明峻的声音充满疑惑:“路小姐?”他搞不懂路棉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

“嗯,是我。”路棉声音很小,担心姜时晏听见,“我想问你件事,姜时晏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啊?”赵明峻一头雾水,“他不是回北京了吗?能出什么事?你没跟他在一起?”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是其他的事,我感觉他好像不对劲。你是他的助理,一直跟他身边,应该知道吧?”

姜时晏不对劲……

赵明峻在脑中搜刮了一遍,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确定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

“哪个?”

“昨天我们从机场回来,在别墅门前遇到一个女人,姜时晏长得跟那个女人挺像的,可能是他妈妈吧。不过,他没有理她,直接走了。他们母子俩闹矛盾了?”

哪怕赵明峻给姜时晏做了几年的助理,对他的家庭状况仍然不了解,更不知道他父母的事。他只是根据昨天亲眼看到的情况,说出自己的猜测。

别说助理了,就连路棉,要不是姜时晏的爸爸跟她讲,她也不知道姜时晏妈妈的事。

路棉抿了抿唇,心跳起伏得厉害,似乎不敢相信,姜时晏的妈妈居然来找他了。听他爸爸说,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走了,其间从未回来看过他。

难怪姜时晏这么反常。

他妈妈找过来是为了什么?想要认回姜时晏吗?还是别的原因?姜时晏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太多问题充斥路棉的脑海,她的思绪乱成了一团麻。

“路小姐?路小姐?”没听到电话那边的人说话,赵明峻有些莫名,连着叫了她几声。

路棉回神:“我知道了,谢谢你。”

她刚挂掉电话,姜时晏就从客厅走了过来。他担心路棉处理不好那条鱼,她的厨艺他还是很清楚的。

姜时晏一进厨房就看到她眼睛盯着某一处在发呆,他悄无声息地走近,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路棉的眼睛慢慢聚焦,对上姜时晏的脸。他之所以那么难过,是因为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吗?如果她此刻提起这件事,是不是会让他更加难受?

路棉内心很纠结,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她闭了闭眼,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他的腰,侧脸贴在他胸膛上。

姜时晏被她突如其来的亲近吓得愣住了,两条手臂高高架起:“嗯?”

他忽然想起,他和路棉在老家,有一天,她和爸爸从菜园回来,她也是这样毫无预兆地扎进了他怀里。

路棉沉默了许久,叹息一声:“我不会切鱼片。”

姜时晏目光落在砧板上,她说不会切鱼片,可她已经切完了,虽然跟他切的比起来,稍微有点厚,不过不影响。

“就因为这个?”姜时晏笑了声,“难道路棉同学是觉得自己的‘学霸’称号受到了威胁?”

路棉不知在想什么,顺着他的话说:“是啊,学霸也不是什么都办得到的。”至少,她就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姜时晏:“晚饭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路棉从他怀里退出来,将围裙套在身上:“我来做,你在旁边指导我,怎么样?”这样的话,他就能跟她多说说话,不至于一个人胡思乱想。

姜时晏双手抱臂,像个教学徒的大师傅,动了动嘴唇,说出一大串专业的话:“鱼片先腌制一下,放少许盐、料酒、蛋清和淀粉,二十分钟就行……”

路棉乖乖地按照他说的步骤操作,每一步都完成得非常完美。

姜时晏比了个大拇指,不吝夸赞:“不错,很有悟性。”

路棉:“高难度的实验我都做过,做菜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只要给出详细的教程,我可以交出满分答卷。”

这样的自信飞扬,不愧是学霸,姜时晏挑挑眉:“我就等着尝路棉同学的手艺了。”

路棉忍不住笑起来,他又不是没尝过她的手艺,搞得好像她第一次做饭给他吃一样。

两人一个负责指导,一个负责操作,一道酸菜鱼很快就做好了,被路棉盛到一个白瓷大碗里。最后在锅中烧少许油,端起来淋在上面,顿时嗞嗞拉拉作响,空气中弥漫着又酸又香的味道。

姜时晏夹起一片放进嘴里,路棉期待地看着他,片刻后,他眉心舒展,露出笑颜:“相当完美,可以出师了。”

路棉得意洋洋:“我说什么来着?让你不要小看我的厨艺。”

米饭已经煮好了,她动作迅速地做了一道白灼小青菜。绿油油的小青菜整齐地码在方形瓷盘中,她在锅中烧好酱汁,浇在上面,然后就宣布可以开饭了。

两人份的食物不需要太多,一份酸菜鱼就够吃了,开胃又下饭,再加上一道素菜就更完美了。

于是,姜时晏很给面子地吃了两碗饭。

吃饭时,姜时晏问:“你今晚回去吗?”

路棉愣了愣,她最近一直住在家里,晚上不回去不太好。可她又实在放心不下姜时晏一个人,思考了良久,说:“不回去。”

姜时晏给她夹了一片鱼,嘴边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那就留下来,我们都好长时间没见了。”

——

夜色深深,姜时晏把路棉拥入怀中,她在看手里的书,而他在看她。

这是路棉从书房里随便抽的一本书,她看了许久都没翻页,姜时晏像是才察觉到:“还没看完一页?”

路棉慢吞吞地掀了一页,正要憋不住说出心里的话,姜时晏却把下巴抵在她头顶,低声道:“我应该没有跟你说过我妈妈吧?”

路棉胸口滞了滞,他是要跟她坦白了吗?

“嗯。”她确实没听他提起过,她知道的那些,都是姜爸爸告诉她的。

姜时晏用一种不带感情的语气讲了关于妈妈的一些事,跟姜爸爸曾经说给路棉听的一模一样。姜时晏像是已经释然了,因为他很平静,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

路棉的心却如那一天一样,一点点揪紧,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姜时晏讲完以后,停顿了许久,没有听到回应,他慢慢地低头,看怀里的女孩,要不是看她双眼睁开,他就以为她睡着了。

他想过她听到这件事的反应,可能是震惊、错愕、同情、心疼,没想到她的眼里只有满满的心疼。

路棉眼睫低垂,没有隐瞒他:“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姜时晏愕然:“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路棉:“过年陪你回老家的时候,爸爸告诉我的。他跟我说了很多,对不起,阿晏,我……那个时候,我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去英国,我不知道……”

她说着说着,就有些语无伦次。

姜时晏竖起手指抵在她唇边:“这是你今天第二次跟我说‘对不起’了,以我们的关系,你确定要跟我说这个吗?”

路棉手中的书早就掉到腿上,自动合上了,她依偎在他怀里,鼻尖发酸:“我没有遵守承偌,我放开了你的手,我不知道那样会伤害你。”

姜时晏抿唇,虽然当初他有过一瞬间的心灰意冷,害怕路棉就此消失在他的世界,但他从未怪过她。

他回想起这段时间路棉对他的态度,忽然之间就明白过来了。因为她从爸爸那里得知了那些事,所以他得寸进尺她也不计较,他提出的要求,她总是会满足,有些要求甚至是无理的,她也只是瞪他一眼后,依了他。

姜时晏从不怀疑路棉对自己的感情,但她从小受到的教育让她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一套原则,感情里也一样。自从他们从老家回来,她对他可以说是完全没原则、没底线。

姜时晏心窝暖得不像话,觉得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不会彷徨无助。

“路棉,我正式说一遍,没关系。”他小声补充,“就算你放开了手,我也会牢牢握住。”以前是害怕、是没底气,现在不一样,他知道他的棉棉有多在乎他。

路棉却双手抵在他胸膛上,直起身正视他:“那你现在要不要交代一下,你妈妈找你做什么?”

姜时晏这回是真吃惊了。

她连这个都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路棉猜到他要问什么,赶在他开口前说:“你不要试图瞒着我,我是你女朋友,有权利知道你的事。”

姜时晏叹口气:“我没想瞒着你,我刚才跟你提起妈妈,就是要跟你说这个。下午在客厅里,我也想跟你说,但是没想好怎么开口。”

路棉:“这还差不多,我差点就要生你气了。”

姜时晏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这是她的联系方式,她昨天过来找我,没有说别的,只说想跟我聊一聊。”

“你想跟她见面吗?”路棉问。

“我还没有想好。”

姜时晏垂下眼眸,把纸张攥在手里。见面了要聊什么?她会跟他解释当初为什么抛下残疾的丈夫和年幼的儿子吗?

事实他早就猜到了,难道还奢望她会有苦衷吗?

喜欢亲爱的绵羊先生请大家收藏:(www.17xs.net)亲爱的绵羊先生17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 - 亲爱的绵羊先生全文阅读 - 亲爱的绵羊先生txt下载 - 三月棠墨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绵羊先生 17小说

猜你喜欢: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宠你入骨含羞宠妻,婚然天成写文大神是影后地主婆的幸福生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好想住你隔壁反派老婆不好做名门暖婚,腹黑总裁攻妻不备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八零炮灰大翻身我养大佬那些年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念念不忘,景少的爱妻![快穿]毒酒穿肠之后穿越六零的幸福日常从励志到丽质[重生]樱桃唇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都市田园人家重生幸福记事归魂续海上华亭他来自大星辰海[快穿]重生之极品再见
完本推荐: 技能制造大师全文阅读腹黑小狂后全文阅读幽王盛宠之懒后独尊全文阅读丐世神医全文阅读翡冷翠的时代全文阅读天道至尊驱魔师全文阅读重生1978年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女世子妃全文阅读极品仙师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超品奇才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不炮灰全文阅读大无限神戒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抽奖全文阅读次元大乱斗全文阅读特种神医全文阅读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全文阅读妾色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归藏剑仙重生之游戏大亨花娇我绑定了神医系统造化图苍穹之上都市超级医圣八零炮灰大翻身氪金魔主一不小心就无敌啦医武兵王快穿之女神大人棒棒哒电影世界逍遥行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仙王的日常生活前任无双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兵王之王特种兵之血色獠牙修神外传仙界篇大符篆师无限之次元幻想九天神皇三界红包群亲爱的绵羊先生带着星际闯美幻圣武称尊仙师无敌狂神刑天吾家娇女

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绵羊先生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绵羊先生txt下载手机版 - 三月棠墨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绵羊先生 17小说移动版 - 17小说手机站